西班牙帕尔马

马略卡帕尔马岛:楊柳勇:融資租賃是可貫穿企業生命周期的融資方式

融資租賃是可以貫穿企業生命周期的融資方式,具有強大的服務實體經濟的生命力

世界浙商網訊2019-05-28 09:44:00來源:浙商智庫作者:楊柳勇

西班牙帕尔马 www.dqqqih.com.cn

  近日,浙江大學金融研究院副院長、浙商發展研究院高級研究員楊柳勇出席“中國融資租賃(西湖)論壇2019主題峰會”并發言,提出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促進金融結構轉變的五種途徑;其中他認為,融資租賃符合我國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要求,是一種可以貫穿企業生命周期的融資方式,具有強大的服務實體經濟的生命力。 

  

  以下為楊柳勇發言主要觀點: 

 

  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促進金融結構的轉型

  2015年11月10日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一次會議提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任務命題,并在12月18日至21日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具體化為2016年的“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補短板”五大任務。直到2018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仍判斷:“中國經濟運行主要矛盾仍然是供給側結構性的”。 

  應該說,“三去一降一補”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達到了一定的效果,主要過剩產能有所壓縮,PPI在2016-17年較快上升,但是到2018年開始PPI又有較快的回落。不僅如此,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金融領域的表現主要就是去杠桿,金融去杠桿也基本解決了通過同業空轉方式加杠桿的問題,壓縮了影子銀行、通道業務,但是又帶來了實體經濟,尤其是民營企業、小微企業資金到不了位的問題,金融機構產生了新的“懼貸、難貸、惜貸”問題。實體經濟得不到資金,滋生了企業的流動性風險和財務?;?,金融系統的效率受到限制,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質量出現下降。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也是在上述實體和金融不匹配的情況下提出的。 

  一句話,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雖然降了杠桿,但金融結構沒有得到應有的改善,反而出現了新的金融風險。正因為此,今年2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完善金融服務、防范金融風險舉行第十三次集體學習,及時地提出“要深化對國際國內金融形勢的認識,正確把握金融本質,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平衡好穩增長和防風險的關系,精準有效處置重點領域風險,深化金融改革開放,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堅決打好防范化解包括金融風險在內的重大風險攻堅戰,推動我國金融業健康發展?!?。 

  從金融去杠桿、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到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一個從量到質的改革過程。金融領域的主要矛盾是金融需求多樣化、多變性與金融供給的不平衡不適應之間的矛盾,金融改革要解決金融服務業的市場結構、經營理念、創新能力、服務水平不適應經濟高質量發展的要求這個矛盾。據以此,可以著力從改善金融供給、暢通供給渠道、優化金融結構、提高配置效率、降低融資成本五大層面深入推進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從金融結構層面看,我國金融結構的現狀是:金融機構以銀行為主導,融資產品以貸款為主導;直接融資水平受非市場因素影響,波動大;金融產品的供給不能滿足產業轉型的需要;金融結構不適應產業創新的需要;產品單一化影響金融效率和融資成本。 

  資金不流入實體經濟,根本原因還是金融結構與經濟結構的脫節,金融部門未能轉變原有的信用評估流程,從而“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得到不到足夠的融資;或者是更適合直接融資的創新型企業,因為資本市場的發展遲緩,而無法籌措到足夠的資金。從社會融資結構看,社會融資規模增量中人民幣貸款占比從2012-2013年的低點到2018年末的高點,大約增長了30個百分點,從2017年到2018年,社會融資規模存量中人民幣貸款占比也增加了2個百分點以上,這是非常罕見的。 

  如何通過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來促進金融結構的轉變呢? 

  一是創新產品和流程,提供有效的產品供給,適應經濟結構升級的需要; 

  二是擁抱新技術,提高服務水平,發揮數字金融在服務消費金融、中小金融和普惠金融中的作用; 

  三是要建立多層次信貸產品和機構體系,迎接信貸的多層次需求,特別是小微、民營企業的資金需求; 

  四是構筑有效的制度供給方式,完善多層次資本市場,適應多層次資本投資的需求; 

  五是轉變金融(融資)結構,提高直接融資的比例,滿足企業創新的需要。 

  同時,宏觀政策要配合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穩需求、調結構、防風險,需求穩定了,才能進行結構調整,需求刺激、順周期出清是調不了結構的。通過調結構,把風險防下來??兆侍?、融資結構問題調整過來,有利于減緩金融風險。通過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降低融資成本,改善營商環境,配套財稅政策調結構的功能,以減稅降費發力降企業成本。 

 

  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融資租賃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提供了條件 

  融資租賃是企業融資不可缺少的部分,甚至在一些國家的設備融資中可以占到第二位。截至2018年底,全國融資租賃企業(不含單一項目公司、分公司、子公司和收購海外的公司)總數為11777 家,較上年底的9676家增加了2101家,增長21.7%。注冊資金,統一以1:6.9的平均匯率折合成人民幣計算,約合32763億元,較上年底的32331億元增加432億元,增長1.33%。業務總量,截至2018年底,全國融資租賃合同余額約為66500億元人民幣,比2017年底的60800億元增加約5700億元,增長9.38%。融資租賃已經是我國的主要融資方式之一。至2018年,融資租賃合同余額相當于全部社會融資余額的3.3%,與信托貸款、地方政府專向債券,以及非金融企業境內股票融資在同一個數量級上。 

  融資租賃符合我國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要求,是發展實體經濟的有效途徑。從以往融資租賃的投放產業看,主要就是各類設備。同時,在融資租賃主要涉及的固定資產領域,施展的余地還很大,從融資租賃占設備投資的租賃滲透率上看,歐美主要國家的滲透率是我國的3至5倍。  

  融資租賃具有其他融資方式不具備的優勢,特別是資產服務優勢、技術更新優勢等。比如: 

  (1)針對設備的技術更新,可以縮短租金支付(折舊)期限來實現; 

  (2)與銀行對抵押物的贖回權相比,租賃設備更容易取回等; 

  (3)融資租賃推動金融產品創新和結構化融資,如證券化、創業租賃、綜合租賃等; 

  (4)可以促進二手設備市場的發展; 

  (5)融資租賃提供融資以外的全面服務(一站式購買),如設備安裝、維護、硬件軟件、培訓和保險等; 

  (6)融資租賃還有期限優勢,是少有的中長期融資工具。 

  另外,融資租賃是改善企業資產負債的有效方式,因而更加適合實體經濟的需要。租賃設計可以符合承租人對現金流的要求,稅收、殘值、購買等好處的轉讓,承租人可以獲得更低的成本。融資租賃是實現金融產品多元化和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的方式。 

  最后,融資租賃是可以貫穿企業生命周期的融資方式,具有強大的服務實體經濟的生命力。融資租賃可以在企業的創業期、成長期、成熟期乃至衰退期等不同周期提供不同的融資服務。比如,租賃公司可以在企業創業期提供“創業租賃”、“分成租賃”、“小額租賃”服務,對于中小企業而言,具備更強的適用性,有利于扶持企業發展壯大。 

  租賃行業內部也同樣需要進行結構改革。從路徑上說,我國融資租賃公司要善于利用后發優勢、跨越優勢及競爭優勢,充分吸收國際上成熟市場的經驗,并注重利用金融科技進行業務創新;與此同時,還要加速轉型,盡快從價格優勢向具備核心競爭力轉變。(本文為2019年5月22日浙江大學金融研究院副院長、浙商發展研究院高級研究員楊柳勇在“中國融資租賃(西湖)論壇2019主題峰會”上的發言主要觀點) 

浙商傳媒運營   備案號:浙ICP備05021105號-2   客服熱線:0571-8531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