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帕尔马

帕尔马哪年破产:浙江公布知識產權刑事司法?;な蟮湫桶咐?/a>

知識產權刑事司法?;な侵恫ū;さ鬧匾槌剎糠?。

世界浙商網訊2019-09-19 08:56:00來源:浙江新聞客戶端作者:王璐怡 通訊員 孟煥良

西班牙帕尔马 www.dqqqih.com.cn

   

   

  知識產權刑事司法?;な侵恫ū;さ鬧匾槌剎糠?。9月17日,省高院、省檢察院、省公安廳在義烏召開全省知識產權刑事司法?;ぱ刑只?,會上發布了我省知識產權刑事司法?;な蟮湫桶咐?。

  我省知識產權刑事案件數量在2012年達到最高峰1539件,此后逐年下降,近兩年維持在200余件。從案件數量上看,經過前些年的打擊,我省知識產權犯罪高發態勢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遏制。這次的十個典型案例,類型涉及商標權、著作權等多個領域。

  案例一: 

  臨海偵破特大生產、銷售假冒茅臺、五糧液、洋河、劍南春等知名品牌白酒案 

  2018年11月,臨海市公安局接到群眾舉報:有一批臨海白水洋籍人員在臨海大雷山、江蘇蘇州等地生產、銷售假酒,數量巨大。得此線索后,臨海市公安局迅速成立工作專班,并于2018年12月21日立案偵查。

  根據前期排摸、守候、跟蹤,逐漸發現一個生產、銷售假冒茅臺、五糧液、洋河、劍南春等知名品牌白酒的團伙。該團伙以錢某某、黨某某為首,由溫州傅某某、貴州余某等人提供假酒原材料、商標標識、防偽標記,產品銷售浙江杭州、嘉興、衢州、江蘇泰州、蘇州、淮安、湖北武漢等地。

  2019年1月12日,在省公安廳統一指揮下,臺州、臨海兩級公安機關出動150余名警力,分赴貴陽、蘇州、淮安、杭州、溫州、嘉興、衢州、武漢等地開展統一集中收網行動,共抓獲錢某某、黨某某等35名犯罪嫌疑人,搗毀位于臨海市、江蘇蘇州兩地的生產窩點6個、貯藏窩點11個、銷售窩點19個,現場繳獲假冒茅臺、五糧液、劍南春、洋河系列(海之藍、天之藍、夢之藍)等知名品牌白酒1400余箱(涉案價值4000余萬元),以及大量商標標識、防偽標記、包裝盒、紙箱、用于制假的原材料、包裝機、封瓶機等,扣押涉案車輛3輛,凍結涉案資金107萬元。據犯罪嫌疑人初步交代,該團伙已經向全國各地銷售500余萬元。

  案例二: 

  溫州破獲特大制售假冒“正泰”等知名品牌開關案 

  2018年末,“正泰”“德力西”等權利人到溫州市公安局報案稱樂清有多家工廠涉嫌生產銷售其品牌的假冒開關。溫州市公安局成立工作專班,經查,2017年以來,樂清多個生產窩點生產各類假冒正泰和德力西商標的浪涌?;て?、雙電源等電氣產品。由江西修水籍的犯罪嫌疑人通過淘寶網、微信等銷售方式將假冒電氣產品銷往河南、湖北、江蘇、山西等11個省份。

  2019年6月20日,在公安部統一指揮協調下,浙江、河南、湖北、江蘇等多省開展同步收網行動。在浙江樂清共計抓獲犯罪嫌疑人7人,查獲窩點3個,倉庫1個,查獲大量假冒正泰和德力西商標的產品、半成品、商標標識,用于假冒生產的移印機4臺、包裝機2臺、標正泰和德力西商標的移印印板7塊,作案銀行卡20余張,用于操作的作案手機6臺、作案電腦3臺,涉案金額達2000萬元。在外省,也共計抓獲犯罪嫌疑人3人,查獲涉案公司3家,現場查扣假冒正泰和德力西商標的雙電源開關1000余臺,浪涌?;て?000余只,涉案價值1000余萬元。

  案例三: 

  寧波市鎮海祥天軸承有限公司、史某某等假冒注冊商標、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案 

  2015年9月至2017年5月,被告單位浙江省寧波市鎮海祥天軸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祥天公司)法定代表人史某某,在明知未經RUWH注冊商標所有人許可的情況下,擅自生產帶有RUWH商標的軸承,并銷售給被告單位寧波市鄞州德菱電梯部件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德菱公司),銷售數量共計80萬余個,銷售金額為97萬余元。

  2017年5月27日,寧波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執法人員從祥天公司倉庫內查獲尚未銷售的假冒軸承6000余個,貨值金額7000余元。2017年2月至5月間,德菱公司法定代表人杜某某在明知祥天公司向其供貨的軸承為假冒注冊商標商品的情況下,仍購買軸承共計29萬余個,并由德菱公司二次加工成鐵掛輪后銷售給其他公司,共計銷售24萬余個,銷售金額30萬余元。2017年5月25日,寧波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執法人員從德菱公司內查獲尚未銷售的假冒軸承5萬余個,貨值金額6萬余元。

  2017年11月26日,寧波市鄞州區法院作出判決,認定祥天公司、史某某犯假冒注冊商標罪,分別判處祥天公司罰金20萬元,史某某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并處罰金10萬元;德菱公司、杜某某犯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分別判處德菱公司罰金15萬元,杜某某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8萬元;判決扣押在案的軸承等均予以沒收。一審判決后,各被告單位及被告人均未提出上訴,該判決已生效。

  案例四: 

  義烏市楚菲化妝品有限公司、張某某假冒注冊商標、侵犯著作權案 

  2016年底以來,被告單位浙江省義烏市楚菲化妝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楚菲公司)經該公司法定代表人、被告人張某某決定,伙同他人在未經注冊商標所有人許可的情況下,生產假冒第990446號“Vaseline”、第212780號“MAYBELLINE”、第834258號“M.A.C”等商標的化妝品牟取非法利益,后被查獲。經聯合利華(中國)投資有限公司、歐萊雅(中國)有限公司及化妝藝術有限公司鑒定,由該公司生產的標有“Vaseline”“MAYBELLINE”“M.A.C”商標字樣的化妝品均屬假冒。經認定,被查扣的標有上述商標字樣的化妝品涉案價格總計40萬余元。

  同期,被告人張某某還伙同他人在未經著作權人許可的情況下,在楚菲公司內生產出售帶有“LAKME”美術作品圖樣的化妝品謀取非法利益。經認定,被查扣的標有“LAKME”美術作品圖樣的化妝品涉案價格總計39萬余元,被查扣的化妝品數量為18萬余個。

  2018年3月19日,義烏市法院認定被告單位犯假冒注冊商標罪,判處罰金21萬元;犯侵犯著作權罪,判處罰金20萬元;數罪并罰,決定執行罰金41萬元;認定被告人張某某犯假冒注冊商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四個月,并處罰金21萬元;犯侵犯著作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八個月,并處罰金20萬元;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并處罰金41萬元。該判決已生效。

  案例五: 

  寧波市海曙區王某某等人假冒注冊商標、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案 

  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6月,被告人王某甲在未取得“UNDER ARMOUR”“NIKE”“JORDAN”“THE NORTH FACE”“Calvin Klein”等注冊商標使用許可的情況下,先后組織被告人周某某、被告人廖某某非法制造假冒品牌服裝2.2萬余件和1萬余件,并雇傭被告人王某乙儲存、銷售上述假冒服裝。被告人周某某、廖某某為生產上述假冒服裝,又聯系被告人蔡某某擅自制造假冒品牌的標識4萬余套。

  2017年6月29日,公安機關從被告人王某甲的倉庫內查獲假冒品牌服裝28840件;從被告人廖某某的加工廠內查獲假冒品牌服裝1937件,另查獲假冒注冊商標的標識31750個;從被告人周某某的加工廠內查獲假冒品牌服裝3656件,假冒品牌的標識18860個,涉案金額共計30余萬元。

  2018年5月22日,寧波市海曙區人民法院以假冒注冊商標罪,分別判處王某甲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緩刑三年,并處罰金十二萬元;判處廖某某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并處罰金六萬元;判處周某某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并處罰金八萬元;判處王某乙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五萬元;以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判處蔡某某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緩刑一年六個月,并處罰金八萬元。該判決已生效。

  案例六: 

  海鹽田某某等人侵犯著作權案 

  2016年末至2017年5月,被告人段某某在未經著作權人許可的情況下擅自印刷圖書,并批發給明知是盜版圖書的被告人孫某某。被告人田某某在明知是盜版圖書的情況下,仍從孫某某處購買盜版圖書,并雇傭11名被告人零售給浙江海鹽、江蘇南京、福建福州、山東濟南等地學生,非法經營數額達884498元。

  2018年8月23日,海鹽縣人民法院以侵犯著作權罪對被告人田某某等人判處刑罰。

  案例七: 

  廣州市鴻錦印刷有限公司、楊某某等10人侵犯著作權案 

  被告單位廣州市鴻錦印刷有限公司和被告人楊某某、吳某某、鄒某、溫某甲、溫某乙、溫某丙、溫某丁、溫某戊、溫某己以營利為目的,在未經著作權人許可的情況下,盜印、復制《典范英語》《小兒教養》《衛生醫師資格教材》《生存之道》等書籍,并在淘寶網絡商鋪上銷售分別獲得非法經營額6萬到66萬不等。

  紹興市越城區人民法院于2019年3月1日以侵犯著作權罪,分別判處廣州市鴻錦印刷有限公司罰金二十四萬元;判處被告人楊某某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十萬元;判處被告人吳某某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十萬元;判處被告人鄒某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二十八萬元;判處被告人溫某甲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三十三萬元;判處被告人溫某乙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一萬元;判處被告人溫某丙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十二萬元;判處被告人溫某丁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七萬元;判處被告人溫某戊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七萬元;判處被告人溫某己有期徒刑一年一個月,并處罰金三萬元。

  案例八: 

  杭州宣某某、任某某、盧某某、劉甲、劉乙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案 

  2015年,被告人宣某某伙同詹某某(另案處理)使用詹某某等人身份信息在淘寶網電商平臺開設網店,通過互聯網銷售假冒亞瑪運動加拿大公司(AMER SPORTS CANADA INC.)注冊的“始祖鳥”“Arc’teryx”、法國薩洛蒙聯合股份公司(Salomon S.A.S)注冊的“薩洛蒙”“Salomon”、美國馬魔山有限責任公司注冊的“Marmot”等商標的服飾、鞋、水袋等商品。2015年12月至2017年12月間,被告人宣某某伙同詹某某在杭州設立辦公室,在湖北省漢川市設立倉儲部,并先后雇傭被告人任某某、盧某某、劉甲、劉乙等人參與經營。被告人任某某、盧某某、劉甲明知被告人宣某某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仍在其經營的網店從事客服、文案、攝影美工等工作,幫助被告人宣某某實施犯罪。截至2017年12月初,被告人宣某某等人經營的網店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金額共計9085359.16元。

  2017年12月初,被告人宣某某為逃避公安機關偵查,將網店銷售部轉至嘉興。隨后,被告人宣某某伙同被告人任某某、盧某某、劉甲、劉乙,通過微信朋友圈發布售假信息并繼續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銷售金額共計3515747元。

  被告人宣某某、任某某銷售金額共計12601106.16元,被告人盧某某參與銷售金額共計11945860.53元,被告人劉甲參與銷售金額共計4230892.86元,被告人劉乙參與銷售金額共計3515747元。

  2017年12月18日,公安機關在嘉興抓獲被告人宣某某、任某某、盧某某、劉甲、劉乙,并查獲各類未銷售商品1881件,其中涉及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1332件,貨值金額235000元。

  杭州互聯網法院以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分別判處被告人宣某某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五百八十萬元;判處被告人任某某有期徒刑二年十個月,緩刑四年,并處罰金四十五萬元;判處被告人盧某某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緩刑三年,并處罰金四十萬元;判處被告人劉甲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六萬四千元;判處被告人劉乙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六萬元;犯罪違法所得,繼續予以追繳;查扣的侵權假冒商品及犯罪工具手機九部、電腦四臺等依法予以沒收。

  案例九: 

  浙江紅督服飾有限公司、上海波順服飾有限公司金某、費某某假冒注冊商標案 

  被告單位上海波順服飾有限公司系有限責任公司,被告人費某某為該公司股東(持股比例49%)。2015年,權利人波司登服飾公司(甲方)與被告單位上海波順服飾有限公司(乙方)簽訂商標授權合同,約定許可使用的商標名稱“波司登”,授權許可生產的商品為保暖內衣;商標許可使用期限為2015年4月1日至2016年3月31日止;雙方還約定了其他事項。

  2015年7月,上海波順服飾有限公司(甲方)與被告人金某作為法定代表人的義烏波登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乙方)簽訂《2015年度波司登內衣委托生產合同》,合同約定上海波順服飾有限公司授權乙方生產2015年波司登內衣產品;被告人費某某在合同上加蓋公司公章。上海波順服飾有限公司授權浙江紅督服飾有限公司三個網店作為波司登品牌內衣系列在天貓商城的經銷店鋪。上海波順服飾有限公司實際授權被告人金某生產、銷售波司登品牌的保暖襯衫。上海波順服飾有限公司收取了金某支付的押金30萬元整,并約定每套“波司登”商標標識以9元左右的價格予以交易,共計出售“波司登”商標12萬套,金某共支付給上海波順服飾有限公司“波司登”商標標識款59.95萬元。之后,被告人金某組織生產波司登品牌的保暖襯衫,并通過天貓網上注冊的浙江紅督服飾網店、路王丹奴服飾網店進行銷售。

  2015年10月,被告人金某以每套0.7元的價格向他人購買了2萬套假冒“波司登”商標標識,用于制造“波司登”保暖襯衫,并在天貓網上以每套50元不等的價格進行銷售。2015年11月17日,路王丹奴服飾有限公司被義烏市市場監督管理局查獲尚未銷售的假冒“波司登”保暖襯衫15175件,經鑒定共計價值人民幣713225元。現場假冒“波司登”領標2500個,假冒的“波司登”防偽標56張。同日,在浙江紅督服飾有限公司內,義烏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工作人員查獲尚未銷售的已包裝好的假冒“波司登”保暖襯衫1872件,經鑒定共計價值人民幣93600元,尚未銷售的未定型包裝的假冒“波司登”保暖襯衫130件,經鑒定共計價值人民幣6370元。經“波司登”商標所有權人波司登服飾公司鑒定,上述被查獲的“波司登”商標的保暖襯衫及領標、防偽標均系假冒商品。

  2017年8月9日,權利人波司登服飾公司出具諒解書,表示該公司對上海波順服飾有限公司及費某某的行為表示予以諒解,請求從輕處罰。案發后,被告單位浙江紅督服飾有限公司、被告人金某取得了權利人波司登服飾公司的諒解書,波司登服飾公司對侵權當事人表示諒解,請求從輕或減輕處罰。

  義烏市人民法院于2018年11月12日以假冒注冊商標罪,分別判處被告單位浙江紅督服飾有限公司罰金四百萬元;判處被告單位上海波順服飾有限公司罰金二百五十萬元;判處被告人金某有期徒刑三年零六個月,并處罰金三百五十萬元;判處被告人費某某有期徒刑兩年零九個月,并處罰金一百五十萬元;扣押在案的假冒注冊商標的保暖襯衫及領標、防偽標,予以沒收;追繳被告單位上海波順服飾有限公司違法所得五十九萬九千五百元。一審宣判后,各被告單位、被告人提出上訴。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9年3月28日作出判決,維持了對各被告單位、被告人的定罪以及對兩被告單位的量刑部分,改判了被告人金某、費某某量刑部分。

  案例十: 

  蒼南縣龍翔激光燙金材料有限公司、吳某某、蔡某甲、張某某等非法制造注冊商標標識罪案 

  2016年12月份,被告人吳某某未經注冊商標所有人授權,經與被告人蔡某甲洽談,委托被告單位蒼南縣龍翔激光燙金材料有限公司制造云煙激光防偽商標標識,約定制造費用9.9萬元。之后,被告人蔡某甲、張某某委托被告人湯某某制版,并指派被告人蔡某乙負責壓膜,被告人劉某某負責離層和上色,被告人何某某負責配料,被告人趙某某負責分切,利用夜間和周末時間在公司內制造云煙激光防偽商標標識。

  2017年4月9日,被告人蔡某甲、張某某將制造的22箱激光防偽商標標識托運至廣東省汕頭市,其中,“三根煙”激光防偽標識21箱、每箱15根,每根長120米,每米498個激光防偽商標標識,計1882.44萬個;“雙龍抱珠”激光防偽商標標識1箱,每箱15根,每根長120米,每米650個激光防偽商標標識,計7.8萬個,共計1890.24萬個。當日,在廣東省汕頭市外砂高速路口被公安機關全部查獲。

  蒼南縣人民法院于2018年11月23日以非法制造注冊商標標識罪,分別判處被告單位蒼南縣龍翔激光燙金材料有限公司罰金9萬元;判處被告人吳某某有期徒刑五年,罰金6萬元;判處被告人蔡某甲、張某某有期徒刑四年,罰金各5萬元;判處被告人湯某某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罰金4萬元;判處被告人蔡某乙、劉某某、何某某、趙某某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罰金各3萬元;沒收1890.24萬件偽造的“三根煙”“雙龍抱珠”激光防偽商標標識;沒收湯某某的違法所得人民幣3000元,并上繳國庫。

  被告人吳某某、蔡某甲、張某某不服一審判決,向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二審另查明,“雙龍抱珠”激光防偽標識的數量為1箱,每箱15根,每根長120米,共計117萬枚。一審認定“雙龍抱珠”激光防偽標識為7.8萬枚有誤,應予糾正。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涉案“雙龍抱珠”激光防偽標識與第3793151號注冊商標相同。涉案“三根煙”激光防偽標識與第4181544號“ ”注冊商標雖均由祥云圖案圍繞三根過濾嘴香煙組成,但“三根煙”激光防偽標識中三根過濾嘴香煙的相對位置明顯與第4181544號注冊商標存在不同,應認為在視覺上存在較為顯著的差別,不能認定為相同商標。二審法院對一審法院關于蒼南縣龍翔激光燙金材料有限公司、吳某某、蔡某甲、張某某等人生產1882.44萬枚“三根煙”激光防偽標識的行為構成非法制造注冊商標標識罪的認定予以糾正,于2019年4月12日判決:1.維持一審判決暫扣于蒼南縣人民法院的湯某某的違法所得人民幣3000元,予以沒收,上繳國庫的判項。2.撤銷一審刑事判決其他判項。3.判處蒼南縣龍翔激光燙金材料有限公司罰金1萬元;吳某某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1萬元;蔡某甲、張某某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緩刑三年,并處罰金各1萬元;湯某某、蔡某乙、劉某某、何某某、趙某某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并處罰金各3000元。4.蒼南縣龍翔激光燙金材料有限公司的違法所得人民幣2000元,予以沒收,上繳國庫。5.暫扣于蒼南縣公安局的117萬枚偽造的“雙龍抱珠”激光防偽商標標識,均予以沒收。

浙商傳媒運營   備案號:浙ICP備05021105號-2   客服熱線:0571-85310626